去你妹

去你妹

夫肝为肾之子,子虚则母亦虚,子衰则母亦衰,泻肝火即泻肾火,则山栀子乃肾之仇。 况白芨又不止治胃中之血,凡有空隙,皆能补塞。

燥黄之病,全非水湿,其外现之症,不过胸前之皮肉少黄,而一身上下、眼目不黄,此肺金燥极,黄发于胸前,乃假象也。得枳壳之破散消导,而痞满内容:女贞子,味苦、甘,气平,无毒,入肾经。

然又为丸则验,不可责其近效也。真湿可用甘遂,以开其水道∶假湿不可用甘遂,以决其上泄。

然后取入砂瓶内盛之,再用重汤煮之,俟其汁如蜜,将汁倾在盆内,牛皮膏化开入之,搅均为膏,晒之自干矣。入脾、胃、大肠之经。

但气药可以少用者,恐过助其气,以固肠胃,则大黄有掣肘之虞。然而,浓朴实攻药,能于见补,此浓朴之奇也。

实慎方之意,教人宜善用柴胡也,于柴胡何豫哉。泽泻善泻肾中邪火,泻邪火,即所以补真水也。

Leave a Reply